广西快3平台

中国水电基础局有限公司

戒烟者说


发布时间:2019-08-23 作者:韩少辉 来源:机关本部 字号:[ ] 分享

    吸烟之人,或曰戒烟难,难于上青天。在我的印象中,第一次接触香烟应该是上初中的时候,抑或还要早些。当时是在甘肃碧口电站水电五局子弟学校,一帮十几岁的“学娃子”聚在一起模仿着成人吸烟,当然,香烟买不起,又想添此爱好,在当时的条件下,发现了一种香烟的替代品,那就是丝瓜杆烟。丝瓜杆烟的好处在于不计成本,到了秋冬时节,干枯的丝瓜杆随处可寻,还有一个特点,它和香烟一样能透气和燃烧,而点燃之后吸起来还有那种丝丝作响和烟雾缭绕的感觉,只不过丝瓜杆烟的口味实在太差,只有苦涩,没有醇香,这并没有给我留下好的印象。

    如果说最初的抽丝瓜杆烟是一种懵懂模仿,而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参加工作来到了天津蓟县于桥水库,工地上的同事有抽烟的,宿舍的室友也有,多是单身贵族,工作之余在一起喝酒吸烟,划拳斗猜都是一种豪迈之举,也是野外生活不可或缺的方式。

    就这样,香烟开始与我结缘了。从最初避着父母大人,到坦然受众;从当时一两毛钱不带过滤嘴的大港、战斗烟,到墨菊、前门、恒大;再到红梅、翡翠、红河;好一些的烟还有石林、茶花等;如果能抽上红塔山、阿诗玛和紫云已算高消费了,而现在,其中的不少品牌或被重组兼并,或被市场淘汰,更多的已无当年那种醇香品质了。当然,也有像恒大、云烟、前门等品牌,华丽转身,一下子变成了千元一条升级版的“烟王”,根本不是普通烟民能够消费得起的奢侈品。

    我查阅了一下香烟在我国的历史,应该还属于舶来品。最初由美国人在1897年携带香烟来华销售,随着“洋火”普遍使用,不久就席卷整个中国,到了1902年,中外合资“北洋烟草公司”在天津成立,从此,香烟的种植、加工、销售规模不断扩大,目前,我国吸烟的群体在世界上应该是数一数二的。

    从最初的模仿,到学会吸烟,应该说我与香烟始终处于一种“若即若离”即“吸之不能,弃之不掉”的临界状态。我身边的一些老烟民对我说:我的烟是戒不掉的,所以这辈子也不想戒烟了。还有人讲:反正也没有更多的爱好,只想保留住这点“爱好”。更有吸烟的朋友认为:因为工作压力大,心里有事烦,吸烟是为了减压释重……,但我个人体会,吸烟成瘾的人,除去睡眠状态,其实在任何时候都想吸烟,故戒烟之难度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   我一直在设法戒烟,所以在抽烟的时候采取“浅吸少进”的方式,还总是在身上不装香烟,或是去“蹭烟”,试图减少烟量。然而,无论你采取何种方法,只要成瘾了,吸食的时候就一定要满足烟瘾的需求,所谓吸烟的“方法”只是形式,最终“过瘾”才是结果。

    在我的吸烟史上,这已是第三次戒烟。2003年,从西藏直孔工地回来,因为身体不适开始戒烟,整整戒了三年,自以为“修成正果”,但2006年,科研所派我去河南温县穿黄工地负责基础处理接头板的“拔板”施工,确因工作责任重、心理压力大、生活环境差,结果又不慎复吸,但当时也顾不上别的,只想着“拔板”顺利。

    两年前,我又开始戒烟,而且已经持续了半年之久。春节前后,表弟从新疆回来,给我带了两条“雪莲”牌香烟,说是地方名烟让我品尝,我强调已经戒烟,好不容易坚持了半年,但表弟坚持留下了这份“礼物”和心意。  

    戒烟之人最怕定力不强,或者经不住“诱惑”,只要家中有烟,就可能成为“隐患”的根源,每天想着它,心理很矛盾,最终经不住诱惑,还是拆开了,就这样一根根、一盒盒全部“干掉”,于是前功尽弃又复吸了,而且烟瘾更大。

    前面谈到,我与香烟一直“若即若离”,也一再试图戒掉它,尤其是从事离退休工作以来,亲眼见证了许多前辈,其中不乏颇有影响力的人士,当年身体强硕,魄力超群,但那时不懂得体恤自己,或是烟酒过度,退休后身体一落千丈,更有一些过早地离开了人世,尤其每每看望他们,或是参加送别仪式的时候,顾今追昔,令我唏嘘不已,也更坚定了与香烟彻底诀别的信念。

    2018年农历除夕,我顿感咳嗽,而且夜间加剧,这是之前未曾有过的现象,让我愈发认识到,这次必须要戒烟了,否则,一旦出了问题,或贻害无穷,后悔莫及。于是我断然决定,在大年初一,即2月5日春节的初始之日开始戒烟,感觉这一天更有仪式感。

    在我的身边,曾经有两位同事让我格外佩服。一位是王志明先生,我们1995至1998年同在基础局保卫处共事,王老是58年参加过密云水库的前辈,当时已经55、6岁了,可以说烟龄已达数十年。王老的烟瘾不小,记得那时总见他吸着“花溪”或者“墨菊”烟,香烟已然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“亲密朋友”。

    我与王老隔桌相坐,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,最近总是咳嗽,身体有些难受,所以开始戒烟。我原以为他只是脱口而出,根本不相信到了这把年龄,有着这么悠久的烟龄还能戒掉?但王老一言九鼎,说戒就戒,自此之后,我再也未见他吸过香烟,此事已然过去20多年,王老也年届八旬,但精神矍铄,思维敏捷,偶尔还能见他单车骑行,相信这种状态一定与之成功戒烟有关。

    还有一位原科研所的同事,比我大了一旬,今年也67、8岁了,我们算是好朋友。X兄是上海人,上过山下过乡,当时烟瘾很大,烟龄也不算短,时常抽着“石林”、“茶花”,算是好烟。老X人很讲究,也很精致,我清楚的记得,他的吸烟是那种“全吞全吸”式的,看上去吞云吐雾的样子甚是享受……

    有一天,他也突然对我说,他已决定戒烟,而戒烟的原因竟然是为了“面子”。这个理由听上去似乎不可思议?但他解释道,因为在工地要经常与业主、监理打交道,人家的香烟档次更高,咱不能比,但递过来的烟,抽与不抽都不好,而自己的烟又羞于出手,所以感觉很没面子,内心受到了“打击”。

    X兄与王老同样都令人震撼,抽了这么多年,也是一次戒烟成功。前一段,退休后的X兄从上海来到武清,我们在一起吃饭,他显然已经很不适应那种烟雾缭绕的就餐环境,他说戒烟已经十多年了,戒烟之后一根香烟都没动过。闻听此言,看似平淡,但只有真正吸烟的人,才能体味到内心需要多么的强大,因为戒烟绝非常人之所能。

    从大年初一到今天,我与香烟“绝缘”已逾半年,总结这几个月的心路历程,可以说经过了戒烟、煎熬、斗争、徘徊、相持和排斥等阶段,而每个环节,身心都会经受“挑战”和“考验”。目前总算“初见成效”,但距“务求必胜”还有距离,我深知与香烟的斗争还会很长,甚至是一辈子的事情;我同样知道,从烟瘾到心瘾的巨大诱惑更是难以逾越,但不进则退,正如诗人汪国真先生所言: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……”。

    有人说,能够成功戒烟的人,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!这话貌似简单,其实蛮有道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理念,而我以为,戒烟没有捷径可寻,只能凭着毅力、靠着信念、贵在坚持!我更希望通过同事们的成功范例,能够鼓励我,激发我,让我彻底远离烟草,并形成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

上一篇文章:
下一篇文章: